当前位置:首页 > 仙侠武侠 > 仙界赢家 > 第2952章 就是机缘

第三十三卷 第2952章 就是机缘

作品:仙界赢家 作者:竹衣无尘 分类:仙侠武侠 字数:2355 更新时间:2019-10-10 01:08

巨手越来越近,不过数里。

大地如鼓,风如鼓捶,一阵咚咚急响,敲动界,也震动人心。

鼓声中,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山体完全坍塌下来,而深涧里的预言之力也被压力吹得不见踪影,依稀能看到旧日被摧毁的很久,那一个个看似模糊实则清晰的指印。

就是它,不会错了。

能压制预言之力,那巨手中的力量,显然是超越了高阶法则。

周舒很冷静。

所见并非真实,而所遇也并非虚假。

山体的变化,近在咫尺的巨手,皆是预言之力所化,并不是真实的存在,但那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如果不能挡住,那就灰飞烟灭。

就算是魂影,也不能白给它。

眼中绽出光芒,周舒战意提升到顶点,见他稳立如山,右手上举,这一瞬间,右臂已变得乌黑如钢,而魂影所携带的轮回之力,以及舒之力,不断的朝右臂集中,汇聚。

看起来手臂就像钻头一般的旋转,很是奇异。

若是本体,自然有许多办法应对,但只是魂影,就只有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法宝用。

嘭!

巨手猛然压下。

瞬时山崩地裂,周舒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洞,不断的往下沉,往下沉。

虽然如钻头一般的右臂径直穿透了巨手,也抵消了巨手带来的大半压力,但自身并未脱离险境,那些力量不断缠绕过来,磨盘一样的挤压着周舒。

只周舒并不慌乱,甚而有一丝喜色。

在巨手及身的一瞬间,他已经分辨出了力量的本质,秩序之力。

那么这巨手的来源好像也清晰起来。

秩序之手,诸天闻名,天极榜第七的强者青尘子最擅长的法诀,一压之下,正本清源,从何来便从何去,无论多么强大多么复杂的力量,都将回归秩序,归于平静。

青尘子早就湮灭,了无痕迹,但是他曾经自傲的法诀,这笑傲诸天的巨手却还留在命运长河里。

被轮回窥见,被周舒想到,最后被预言法则之力转化出来。

这是天大的巧合,却也是天大的机缘。

没错,就是机缘。

周舒了解秩序之力,得了蒲牢的指引,他强行渡劫,突破秩序,也从中了解到秩序法则的一丝奥秘。

此时秩序之力汹涌如潮,对他来说正是不可错过的机缘。

魂影并不是本体,他也不可能把这些秩序之力全都化成属于自己的力量,但却可以仔细感悟甚而储存起来,需要的时候再施放出去,或是带回去给本体再转化,不过多费些力气。

沉浸在那庞大的秩序之力中,感受着它的一切,他痛苦并快乐着。

这痛苦是给魂影的,但本体也有知觉。

说起来这也算是魂影的一个缺点,受伤时周舒会痛苦,消亡时周舒会有死去的感觉。

一个魂影,也好像过了一生。

正和周舒本体说话的相如,看见周舒一抽一抽的,面色苍白而扭曲,不由心神一悸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

周舒摆摆手,挤出一丝笑容,却不好多解释。

采盈一脸的不在乎,叉着腰指着周舒,像在指动物园里的一只猴子,“没关系,本宫以前经常看他这样,一会他还要惨叫呢,还会说惨叫得越大声,修炼就越有好处!你说是不是,月如姐姐?”

赵月如轻轻点头,微笑,只眼中带着关切。

此情此景,让她想起了一些往事,应该算是快乐的往事,其实过了这么多年,他们几个人还能在一起,还能像过去一样,真的很难得。

只是,不知道杨梅现在在哪里。

不自觉的,她叹了一口气,没有人发觉。

相如愣了愣,不说话了,大约这就是周舒的一种修炼方式吧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本以为能煎熬几个时辰,结果才数百息,那巨手就完全消散。

周舒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,带着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,虽然只几百息,但所得甚多,魂影里收纳了不少秩序之力,自己对秩序法则也有了更深感悟,——像周舒这种情况,任何法则有一点进步都很难,何况进步了不少,何况是秩序法则这样的最高法则。

该满足了。

挥挥袖,感觉空落落的。

右臂是没有了,只余肩膀。

在巨手落下时就没了,抵消力量的同时,右臂也完全炸裂。

意料之中,想全身而退,本来就不可能。

与手臂一起没有的,还有不少轮回之力。

这就可惜了。

轮回之力没了就真的没了,要再找回来,对魂影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只一念,便损了一只右臂,代价不可谓不小,虽然得到了机缘,但也心头不爽。

不能瞎想啊。

周舒又恨恨的瞪了自己一眼。

放眼四周,一切如常,深涧依旧,山体依旧。

收起心思,继续往前。

蜿蜒而上,没多久就到了那山体的中间,空旷的大厅前。

这里的预言之力少很多。

刻印在山体上的预言随着山体破碎,所以流落在深涧附近,而这里的预言却都还保存得很完整。

就在那一根根石柱上,满满的全是纹路,带着一种奇异的誘或力,让人忍不住去看。

但周舒没有看,虽然那些预言不会很强,至少不会比刚才的秩序之手强,但还是别惹麻烦的好,再说了,他把这里的机缘都用光了,下一个有缘人来了会怎样?不管到哪里,周舒都不会把一切都捞干净,这是他的习惯,也避免沾上不必要的因果。

目光落在大厅中间的人像上。

心头一滞。

现在没有预言法则遮蔽神识,他还是看不清楚那人像的神态面目,只能分辨出是一位女子。

好像本来就是模糊的。

可以肯定,那不是杏山老母。

周舒见过许多次杏山老母的画像雕像,也读过好些典籍,算是很了解。

杏山老母的形象是不固定的,每次看到每个人看到都有不同感觉,有点随心而为的意思,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样,但每一次她的形象都很清晰明确,她愿意把自己展示在其他人面前,绝不会遮掩什么。

这个人像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,却故意弄得模模糊糊,明显和杏山老母的风格不同。

但如果不是杏山老母,为何要把她供奉在杏山门里面,很奇怪。

他立在那里,也和雕像一样,不动了。

容转码用时:0.0463秒,程序执行:1.8721秒,全部用时:1.9184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