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军事历史 > 警花追我到元朝 > 第69章 九千贯巨款

正文 第69章 九千贯巨款

作品:警花追我到元朝 作者:武猎 分类:军事历史 字数:2542 更新时间:2020-01-29 02:56

终于,李蕙质是气势汹汹的进来,却面带思索的离去。

看到她的背影消失,李洛忍不住笑了。

一个小女子而已,很好对付。

今天偶遇李蕙质,算是运气不错,刚好预先伏下一步棋,以后必有用处。

有骨瓷在,李氏一定会上钩。认同他李氏子弟的身份,就能换取大量利益,傻子才不干。

有了李氏的扶持,才能走上升迁快车道,节省他十年之功。

李蕙质终究没有住进李洛“好心”让出来的上房,而是连夜带人离开,另寻他处。

第二天大早,李洛带上骨瓷,直接寻往山海商社汉阳总号。

山海商社的总号,就在汉阳府城,而且坐落在最繁华的朱雀大街,门楼广大轩昂,占地面积不小,门口的小广场上,车马簇簇,热闹非凡。

崔秀宁的情报显示,山海商社是高丽三大商团之一,几大顶级世族皆有股份,每年经手的贸易额超过百万。

“我家主人要见贵社大掌柜,烦请通报。”颜隼上前对大门口的值事说道。

那值事看李洛气度轩昂,衣着华贵,私兵众多,又见牛车上似乎带着货物,心知必是来洽谈生意的贵客,忙不迭的请了进去。

商人图利,只要行头好,见商人比见官员容易的多。

“李郎君稍待,甄掌柜很快就来。”招待管事问了“贵姓”,将李洛等人请进院内一个豪华画堂看茶。

山海商社总号有三位大掌柜,甄东信正是其中一位。

听说来人疑似贵客,甄大掌柜不敢耽误商机,立刻出去相见。

“哈哈,甄某来迟,怠慢了,李郎君赎罪啊赎罪!”

甄东信一进入画堂就爽朗的笑起来,热情,熟络,加上一张微胖的圆脸,显得很是亲切。

这就是商人的厉害之处了,不管来人是谁,起码开始都让人如沐春风。位置越高,亲和力越强。

此时,甄东信看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华服男子在画堂端正跪坐,此人风姿清逸,气定神闲,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。

作为三大掌柜之一,甄东信眼光何等老辣,他只微一打量,就立刻判断出这是一位贵客。

李洛见到甄东信,也站起来一拱手,笑道:“甄先生在家做的好大事,却也能拨冗相见啊!。”

一开口竟然也是自来熟。

甄东信一边再次请李洛坐下,一边笑道:“做甚的大事!李郎君说笑了。”

不知道的,决计想不到两人初次见面,还以为是熟人呢。

两人再次坐下,甄东信这才问道:“李郎君此来,必有要事,兄弟不知有何效劳之处?”

如此低姿态,这倒不是他对李洛多么重视,只不过是他高级商人养成的行为习惯罢了。

当然,这样的人察言观色,见风使舵,翻起脸来也是分分钟的事。

李洛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。这种笑容是谈判前的定式表情,让对方心生期待,提高重视度。

“在下此来,是为一桩天下独一无二的生意,有心与甄先生合作。我相信,甄兄一定会感兴趣的。”李洛直接说道。

“哦?”甄东信听到独一无二四个字,顿时眼睛一亮,“兄弟愿闻其详。”

李洛拍拍手,很快颜隼就走了进来,手里捧着一个两尺长的木盒。

“打开。”

“是。”

颜隼打开木盒,露出里面的月白色骨瓷花瓶。

甄东信一看到花瓶,立刻“咦”了一身,赶紧蹲下身子仔细打量,越看眼睛越亮。

这是什么瓷器?竟美妙如斯!晶莹粉润,似玉非玉,自有清贵之质,而无烟火之气。竟然远赛驰名天下的高丽青瓷,两者不可同日而语!

甄东信拿起瓷器,轻轻扣响,其声真如金玉。

真是……好东西!

这是一个很大的商机!瓷器是山海商社经营的大宗货物之一,每年光瓷器一项就获利数万贯。如果得到这种新瓷……

甄东信不由很是心动。

“李郎君,此新瓷何名?”甄东信赞叹不已的问道。

“玉瓷。”

“玉瓷?果然贴切的很。莫不是真用玉烧制?”

“用一种产自南海的玉磨成粉,配合数种瓷土烧制。”

“原来如此啊,但真是用料金贵。不知这样的玉瓷,产量几何?李郎君又有多少?”

“这是仁州李氏出产,因为用料特殊,目前每月只能出产一百余件。我手里如今只有一百五十件。”

“仁州李氏!”甄东信这时才看到玉瓷底部的四个字。

想不到这横空出世的玉瓷,竟然是李氏所有。

甄东信刚刚滋生的一点阴暗心思,立刻烟消云散。

在高丽,有四五家是万万不可招惹的,就连财力雄厚的山海商社也不能。

其中就有这仁州李氏。

山海商社是高丽好几十家世族联合成立的,李氏自然也有股份。而且还不少,足足占了百分之八。

和李氏做生意,甄东信当然只能尽可能的堂堂正正,不好耍什么奸商心思。

“原来李郎君还是李氏子弟,难怪气度如此出众啊!甄某当真失敬了!”甄东信呵呵笑道。

李洛一笑,“山海商社也有我李氏的分子,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,这才来贵社出货。”

甄东信连道荣幸,接着直接切入正题:“那这玉瓷的价格是?”

李洛很干脆的说:“这样的二尺高花瓶,六十贯!一口价。”

甄东信眼皮一跳,一个花瓶六十贯,是青瓷的五倍,快要赶上一匹战马的价格了!

真的很不便宜。

可是值不值呢?

值!

这样新面世的玉瓷,绝对是奢侈品,产量又不大,转手就能卖出八十贯以上。

仅仅高丽,就完全能消化,别说中原和日本了。到时可能是供不应求。

他对市场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。

山海商社六十贯的高价收进来,仍然有二十贯以上的大利!

这单生意要是能长期做,即便按照现在的产量,一年也能给山海商社多增加好几万贯的净利润!

他甄东信的业绩,也能稳稳压住另外两个大掌柜。

转眼间,甄东信就决定借这笔九千贯的大生意。

按照山海商社的内部制度,任何一个大掌柜都可以单独签订一万贯以下的单子。超过一万贯,需要两个大掌柜同意。而超过两万贯,就必须三个大掌柜全部同意。

“好!六十贯就六十贯!李郎君,这一百五十件玉瓷,山海商社接了!只是甄某有个不情之请,能否长期供货?”

李洛想了想,“一年之内,只供货给贵社。一年之后,再商量。如何?”

甄东信松了口气,一年时间,已经不错了。

一个半时辰之后,甄东信亲自送李洛出了山海商社大门,十分热情。

李洛拒绝了甄东信赠送“暖床女奴”的好意,将价值九千贯的三百个银瓶装上牛车,带着女真卫队直接出城返回。

九千贯现金啊!起码几个月不愁钱花了。

但钱财太多,路上可不敢耽误。

容转码用时:0.053秒,程序执行:0.0514秒,全部用时:0.1044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