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生活 > 凯巴伯密码 > 第四百一十四章   人人会变

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   人人会变

作品:凯巴伯密码 作者:长河一笔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3116 更新时间:2019-10-10 00:37

姜飞第二天一早起来,走到外面的餐厅,特地躲开了阿梅的目光;阿梅难得地做了早点,,眯起眼睛瞄着姜飞,笑着说:“你昨天晚上不是挺嗨的吗?喝了那么多酒,说能搞定木婉妙,我们都商量过了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木婉妙过几天节后到元望市,我给你们俩安排约会,这样一举两得,木婉妙肯定不会有多余的想法。”

姜飞和阿梅在一起常常觉得脑子不够用,现在又添了些小心,他搞不清暧昧只是在开玩笑,还是他真想这么干,姜飞接过阿梅手中的牛奶说:“亏你想得出来,我哪是木婉妙的对手,等会苔丝来,我让牛仔南去接了。”

阿梅的笑容立刻消失,调侃地说:“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还把人从黄山调过来,我对付不了木婉妙吗?”

姜飞听着阿梅的质问,晓得阿梅并不是真的生气,心里倒觉得好受了不少,起码阿梅的心情不错,也不枉自己昨晚陪阿梅喝酒喝到头晕。阿梅作为老鬼小组的一员,姜飞对阿梅的信任度几乎和虞孟力一模一样,姜飞相信,阿梅能接受这个主意,毕竟布洛克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,能借助布洛克的力量,姜飞等人要省很大的力气。

“这年头,喜欢摆个样子的人挺多,我是怕耽误你的预定行程,才叫苔丝放弃假期过来帮忙。”姜飞喝了一口牛奶:“什么味儿啊?”

阿梅一看就醒悟过来,撇了撇嘴说:“还不是你不习惯西餐的品味,这样的牛奶才对身体有好处,你总喜欢喝带着糖的牛奶,当心上年纪后长胖。”

“不是,我长胖有什么关系,那是我老婆的烦的神。”姜飞摇了摇头,端着牛奶的杯子自己去厨房加糖,阿梅跟着一起走进去,看了看自己炖的排骨怎么样了;姜飞加完糖,嗅着排骨的香气说:“出来度假,自己做什么菜,太辛苦了。”

阿梅摇着头说:“我们俩都是单身,难得有这样的日子,像两个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购购物做做菜,这样才有家的感觉,像昨晚上多好,两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你抱着人的力气也是蛮大的,让我都喘不过气来。”

姜飞尴尬地一笑,厚着脸皮说:“我是喝多了,这样才有胆子,你要是不反对,每天抱抱也没有关系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阿梅掉头就走,轻飘飘地说:“我知道,巴黎就是一个浪漫的城市,所以你在酒还没有完全醒的情况下,就像一头狼,等回到元望市,你又变成原先那个索然无味的家伙,兴许不用那么长时间,等某个人一到,你就会打回原形。”

牛仔南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拿着车钥匙,伸头对姜飞说:“姜总,我去接苔丝,抓紧时间享受最后的温柔,昨晚上保证没有视频拍到你们缠绵的样子,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小玩意,机器人甲壳虫,带着录音设备的那一种,正从里面的通风道口出去。亏得这家酒店的保安措施严密,我和保安部一说,他们就出动了,但是二十几个甲壳虫,只抓到十五个,估计现在有人正在欣赏你们的录音,还有,你们俩的安全级别要提高,免得被人家抓住一个来威胁另一个。”

牛仔南说完,不等阿梅发飙,闪身就走了;阿梅没好气地说:“到了巴黎,男人一个个都变了。”

姜飞深刻地附和说:“是啊,都变得轻浮起来,把握不住自己。别在意,我们好像就是在音乐中跳跳舞,没做其他事情。”

阿梅一脚狠狠地踩在姜飞脚上,一句话没说就往外走;姜飞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阿梅,伸手就揽住阿梅的肩膀说:“站不稳,扶我一下。”

阿梅晓得自己脚上的力气,憋着笑把姜飞扶到外面餐桌旁坐下,含混地问:“你昨晚是不是酒没喝多,故意装作酒醉了?”

“没有,绝对是醉了。”姜飞坐下分辨说:“我就记得睡前牛仔南还跑到我卧室里,问什么时候接苔丝,哎呦,别踢我。”

巴黎时间上午十点二十,AWest航空公司的航班正点抵达巴黎的戴高乐国际机场,从一号航空站 34 号门出来,隔街相望的几座高楼的别致;苔丝带着墨镜,用手挡着耀眼的阳光,走到停车场找到牛仔南租借的轿车。苔丝在飞机上一直都没有睡着觉,心里觉得奇怪,自己向来是想睡就睡的,这次好像有种莫名的兴奋;所以坐上车,苔丝就问牛仔南:“姜总有什么安排吗?”

牛仔南基本上清楚了姜飞的用意,微笑着说:“我也不大清楚,这些天姜总连轴转,我都不知道他在忙着什么,到了巴黎就是不一样,姜总和阿梅昨晚两人应酬回来,喝红酒喝到半夜,要不是我进去,恐怕能喝到天亮。”

苔丝摘下墨镜,无所谓地笑笑说:“男人嘛,一旦酒劲上来,就以为自己是一个潇洒的人。”

牛仔南驾驶着轿车,驶出了停车场,跟着车流来到大街上,苔丝在平稳的车厢里慢慢地闭上眼睛,抓紧时间眯一会,半个小时以后醒来,已经到了Les Deux Magots咖啡馆。Les Deux Magots 咖啡馆中文叫双偶咖啡馆,因其店内两尊来自中国的老叟像而得名,隔壁就是是同样出名的花神咖啡馆,但是却丝毫不影响生意,咖啡馆内座无虚席,外面的花圃里也坐满了人。

姜飞的座位上明显有过其他的客人,看点心姜飞已经点了火腿、奶酪煎蛋卷、法式羊角包、巧克力甜点,都是色香味俱全;苔丝四周看看问:“没有人跟着你?”

姜飞笑了笑说:“花圃里用餐的客户中有两个保镖,放心,我不是什么大人物,也不会给你带来危险,这里的东西味道不错,虎妞带着一份外卖走了。我们来早了,要是下午,可以手捧着一杯咖啡,无聊地坐在这里看一下午的人群,一直到看塞纳河的黄昏风光。”

苔丝迟疑地说:“不会这次工作要忙到这个份上吧。”

咖啡馆纯粹就是一个用餐的地方,只能开开玩笑,谈工作什么都有伤大雅,姜飞三人在后面只是说了些网络上的八卦,比较轻松;周围的顾客超过一半是出版商和游客,谈论的就是咖啡馆的历史和周围的风光,一只鸽子飞到桌上,洁白的羽毛让人喜爱,苔丝用面包屑喂鸽子,笑得乐不可支。姜飞颔首说:“十叶树咖啡馆以后也要往这个方向发展。”

“什么意思,用餐时间结束了。”苔丝开着玩笑说,喊过侍者打包,然后一起返回了姜飞住的酒店;到了姜飞的套间,阿梅已经出去办事了,阿梅给苔丝单独开了一个套间,同一层楼,跟着两个房间的距离。苔丝笑着说:“姜总,我真的是受宠若惊,原以为你会和牛仔南一个房间,我和阿梅姐一起住,怎么,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,不方便。”

牛仔南已经锁好了门,打开了屏蔽的仪器,姜飞等苔丝和牛仔南坐下才说:“苔丝,是为了你做事方便,毕竟你真正的老板是布洛克,要是阿梅这样的高手随时能进你的房间,你心里也会有点别扭。喊你来不是为了其他事,你看看这份文件,如果你愿意,就当是给你向布洛克报告的资料。”

苔丝接过来一看,是姜飞手写的一张纸,是推测贝多芬二号就是黑龙复制品的理由,苔丝的脸严肃起来,她当然知道,姜飞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这份厚礼,娇笑着问姜飞:“姜总,你需要我做什么,话说在前面,我卖艺不卖身。”

姜飞讪笑着说:“扯远了,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们要是一切顺利,得到了贝多芬二号,就要处理好火九基金调查的事情,我没有能力为你们遮掩;如果风险大,到时候你需要撤走,临走前打个电话给我。”

“邮件不行吗?”苔丝没想到姜飞的要求是如此之低,随口搭讪了一句给自己争取思考的时间;苔丝忽然想起姜飞说得那个坐标,又看了一遍资料说:“你不相信那个坐标是真的?有时候真假难辨。”

姜飞摇头说:“昨天夜里,我查看了那个坐标,通过实景地图和炫汇的工业区照片都看了,要是有蹊跷,不是古墓就是一个埋在地下的房屋,但那都是文物,我们不能碰,你要是真有兴趣,就自己和木婉妙去争夺,看完了吗?”

苔丝点点头,姜飞便把那张纸烧了,牛仔南立刻打开一台电脑,在显示器里播放了一遍餐厅的内容,让苔丝确认了机器人的长相;苔丝这时候才放了心,晓得姜飞没有糊弄自己,该在的东西都在,应该不会出什么变故。苔丝心里踏实了,便对姜飞道了一句失陪,独自走出姜飞的套间,到自己的套间里,拿出检测仪器,把套间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,确定没有人问题,才拿出微型电脑,开始联系。

容转码用时:0.0407秒,程序执行:0.0109秒,全部用时:0.0516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