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生活 > 重生之仙帝下凡 > 第456章 怎么解释!

正文 第456章 怎么解释!

作品:重生之仙帝下凡 作者:丑八佰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2326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3:14

“我……那个……”方青青到了现在还在懵逼的状态。

“不用紧张,现在这些人都听你的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司徒墨提点道。

“嗯!”方青青点点头,“你们站在这不许动。”

“是!”

司徒墨笑了笑,一步步走到常生辉的身边。

常生辉双眼无神,一副生无可恋,大势已去的样子,任由司徒墨走来,也没有半点防备之意。

他失魂落魄,一下没了精神。好比一个皇帝失去了江山,就算身边有些兵马,也不再反抗,也不会说杀一个是一个,杀两个赚一双。

因为知道败局已定,再如何反抗也是无用的。

常生辉岂不是如此?

此次前来华海,最大的依仗便是鱼肠剑和名剑护卫队,然而鱼肠剑重新选主,名剑护卫队也已经归顺他人,不再听自己号令。

再打下去还有意义吗?

答案:没有!

打能打的赢?

答案:没有!

既然没有,何必再反抗!

“常生辉,你想怎么死!”司徒墨一脚踩在他的胸膛,略有兴致问道。

常生辉没有回答,面目表情,痴痴傻傻。

突然他大笑起来,笑的很悲哀,笑声中充满了苦涩。

“算了,我给你一个痛快吧。”司徒墨摇了摇头,手中蓦然出现一根飞针,作势就要甩过去。

“住手!”关键时刻常大力开口了,接着快步走上前。

“司徒大哥,你能不能放了我哥一条生路。”

“他三番两次对我出手,我该如何饶恕他呢?”司徒墨反问道。

“可他是我大哥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死在我面前。”

“你要与我动手?”

“不!”常大力摇了摇头:“俺有自知之明,打不过你。我敢保证大哥以后绝对不会找你麻烦了,拿性命做担保。”

“事事无绝对,我相信你,但绝不相信常生辉。你大哥和你的性格差距太多,人品更没得比。”司徒墨沉思一下,接着说道:“想让我放过他也可以,目前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废了他的武功。”司徒墨一字一句说道。

“不这样不行吗?”

“要么他死,要么他废。”司徒墨很坚定,没有让步的意思。

那……好吧。”常大力无奈,叹了一口气背过身去。

司徒墨抬起脚,狠狠的踩在常生辉丹田处……

“啊!”常生辉惨叫,没多久便昏迷过去。

“走吧,从今以后我希望与常家的恩怨一笔勾销,进水不犯河水。否则的话,孤独家就是下场。”司徒墨狠厉道。

“放心,我回到家会劝爹的,俺先带大哥回去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抬走!”

“是!”常家死士应道。

常家两兄弟带来五百人,有三百是名剑护卫队,两百是常家死士。

常家死士虽有伤及,但还有一些人的。

……

“老公,这怎么办?”方青青指了指名剑护卫队问道。

“你自己看着办喽,现在你是剑主,他们全听你的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这么多人该怎么处理,他们住哪?”

“这些问题他们自会解决,不用你操心,我先把首席护卫弄醒吧。”司徒墨说着来到跟前,蹲下身子。

掌心蕴含帝王之气,慢慢靠近他的胸口,帝王之气缓慢进入体内……

五分钟后,首席护卫睁开了眼眸,当即吓了一跳,作势对着司徒墨挥出一掌。

幸好司徒墨反应快速,加上首席护卫受了伤,否则这一掌肯定打在身上。

“做什么,你在救你!”司徒墨无语道。

首席护卫站起身,看了看四周,双眸一紧,盯着方青青手上的鱼肠剑。

“鱼肠剑怎么在你手中?剑主大人呢?”

“首席大人,这位小姐就是我们的新剑主。”一名护卫开口说道。

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接着,那名护卫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,事无巨细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鱼肠剑的首席护卫听了也感觉匪夷所思,在历代鱼肠剑主中,还是第一次出现易主的情况。

“属下拜见剑主大人!”首席护卫单膝跪地。

“那个,你起来吧。”方青青急忙道。

“谢剑主大人。”

“你们先下山,有事我会召集大家。”方青青说道。

“是,剑主大人。”一行人打过招呼便下山了。

“我们也走吧。”司徒墨伸出手邀请道。

方青青微微一笑,小手一搭牵在一起。

“老公,你手臂上中了一刀,咱们等会去医院。”

“不碍事,小伤而已。”

“那一刀可不轻,流了不少血。”方青青还有些后怕。

“明天就会痊愈了,包括上午的枪伤,别以为在开玩笑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!”司徒墨郑重点点头。

“那你今天晚上要不要陪我?”方青青主动娇羞道。

“现在就可以。”司徒墨笑盈盈道。

“你……哼!我说的陪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,不是那个。”

“哪个?”

“不理你了。”方青青跺了跺脚。

两人下山之后,没有立即回家,而是去了一趟宾馆……

至于干啥,咱不知道,应该……嘿嘿嘿,对吧?

傍晚,司徒墨独自回家了,晚上没有陪方青青。今天萧梦涵心情不好,上午吐露了自己与方青青的关系,晚上不回家的话,难免会让她多想。

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回家。

回到家,萧梦涵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,脸色铁青。除了她之外,客厅空荡荡的,再无一人。

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萧梦涵冷冷问道。

“当时有点事情,比较紧急。”司徒墨呵呵一笑。

“难道不知道你身上有伤?这样乱跑会加重伤势的。”萧梦涵站了起来,眼圈红红。

原来她在担心!

“我的能力还不了解嘛,在京城救你那一次,伤势比这严重多了,足足受了三刀,一夜之间我便恢复无恙,一点疤痕都未留下。”司徒墨自信道。

说起京城那次,萧梦涵的气性小了不少。

“那你也该给我说一声啊,手机关机打不通,真是急死了。老实说,你干什么去了?”萧梦涵来到跟前,紧紧盯着他的眼眸。

“一些散事。”司徒墨眼神闪躲推脱道。

“是吗?”萧梦涵伸出了小手,在司徒墨肩膀上拿下一根长头发。

“这个你怎么解释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容转码用时:0.0464秒,程序执行:0.0055秒,全部用时:0.0519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