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代言情 > 邪王追妻:神医狂妃不好惹 > 第九百四十三章 再遇铎铎吉

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 再遇铎铎吉

作品:邪王追妻:神医狂妃不好惹 作者:葫芦小喵喵 分类:古代言情 字数:2244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3:33

此时阮清歌正啃着大骨棒,指挥吃完的手下怎么用骨针缝制狼皮,制成衣袍。

因为都是一帮大老爷们,阮清歌也没想他们做的能有多少,但能抗寒便是有用,这狼群出现也算是解决了她的一笔钱财,若是买棉衣,怕是引人怀疑。

这狼皮剩下的还能卖钱,买些日用品也是好的。

这一路走来开销极大,而若是伸手向萧容隽要,待金银到来之时,这群兄弟怕是要冻死了。

吃过后,阮清歌在骨头汤中放入不少提起养神,强身壮体的草药,那些筋疲力尽的兄弟喝下顿感精神抖擞。

一切处理完毕,阮清歌钻入马车,瞧见沐诉之和花无邪正并肩躺下,面色苍白虚弱的很。

在沙漠之海得到的传承虽好,但是因为消耗内力极大,就算是沐诉之和花无邪武功高强也有些吃不消。

听闻声响,沐诉之率先醒来,也只是虚了虚眼眸,连动动手指都不想。

倒是花无邪,闻到空气中传来的香气,扑棱一下坐了起来,身子虚弱,险些摔倒,还是沐诉之在身后撑住。

“急什么?”

阮清歌拽了一把花无邪,顺势钻入车厢,给两人诊断一番,从怀中掏出两颗药丸,“恢复内力的。”

两人接过,二话不说服下,随之打坐运功,阮清歌并未打扰,将饭食放下便走了出去。

“他们两个怎么样了?”

“安好。”

白凝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他们若是下来可有的忙了。”

“为何?”阮清歌向着车厢走去的脚步一顿。

“这俩人原本隐藏极深,忽而这般崭露头角,那些收复的人热情澎湃,等着拜师呢,更有甚者说是不是有你的夫婿在其中。”

阮清歌顿时一噎,一帮大老爷们还这么八卦?

她不置可否,转身进入车厢,小桃正溪流溪流的吸着鼻子。

“伤风了?”

小桃连忙摇头,“没有!明日就好了!”

阮清歌叹息一声,“这日头破凉,保证好身子,这个给你。”

阮清歌掏出瓷瓶,原本带来的药材就不够,这身上的药更是少之又少,怕是还没到地方就要用光。

小桃自是知道,连忙推脱,“我没事!真的,王妃,我本是习武之人,不过是这些时日懒惰了,明日我下马车行走,加强锻炼就好了。”

阮清歌不置可否,向前递了递,“锻炼是好,但你还是吃下,我可不想被你传染。”

“那我下去好了!和圣医挤在…”

“休要多言!吃下!”阮清歌叹息,啥时候小桃也软硬不吃了?

“好…多谢王妃!”

小桃自是知道阮清歌刀子嘴豆腐心,虽然语气强硬,但眼底担忧不假。

她乖乖吃下,随之制作起阮清歌的衣物,那些大老爷们只要兽皮加身便可,但王妃一定要美美的!

小桃原本在箫容隽那处受到训练便什么都会,短短三日,便之处一席洁白狼皮长袍,腰部微缩,将阮清歌美好腰身展现。

有了兽袍,暖和了不少,小桃利用剩下的布料给自己制作一身,也算是保暖,吃下药之后她第二日风寒就好了。

而不出所料,沐诉之和花无邪出来之时当真被人包围,叽叽喳喳说着,无非就是让他们二人教武功。

可他们哪有那闲工夫,拒绝,但又不能强硬,锻炼众人,歇息时扎马步吃饭,晚上睡觉时运气练功。

短短几日,那些人基础扎实,但这时又起一事。

眼看着就要进入极寒之地,众人眼看吃苦到头,阮清歌却是忽然失踪了。

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阮清歌吃好正无聊,今日回暖,正好远处有一堵温泉,她与小桃前行,正泡的舒服,忽而有人出现。

阮清歌警惕将衣物披上,叫喊小桃,却是无人回应。

她顿时一惊,急忙转身走出,忽而被一抹黑影抵在墙上,她眼带锐利,手掌成风,刚要刺去,月光闪现,照耀在来人面前。

那是一张粗狂的面容,肌肤被风吹日晒成小麦色,为人硬朗嘴角带笑,眼底欣喜若狂。

“铎铎吉?!”

阮清歌不可置信,还记得当初去边塞寻找萧容隽的路上,被一个兽族部落抓住,欲要成为首领的新娘,那首领就是眼前之人。

要不是那一场森林大火,阮清歌也不会出走,她记得当初给了铎铎吉信物,让他投靠萧容隽,结果却是不了了之,因为有枪婚这一说,阮清歌也没跟萧容隽提起,萧容隽亦是不知。

想来是当初有什么变故,让铎铎吉改变主意。

可现在马上临近极寒之地,在这里碰见铎铎吉又是为何?现在属北,他应该在东南才对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铎铎吉将阮清歌放下,用着已经熟练的汉话道:“前些时日骤雪,部落缺少食物,出来打猎,发现打斗,留下的痕迹以及武功招式极为熟悉,我便想到了你,追踪而来,果不其然!”

说着铎铎吉便要抱住阮清歌,她连忙一把挡住,“大哥!男女有别,你先出去,让我把衣服穿上。”

“好!”

铎铎吉本就对阮清歌是一种知己情感,点头走出。

穿衣之时,阮清歌心思千丝百转,待出来之时,只见洞穴门口正放置着一只已经死掉的熊瞎子。

那身侧是已经昏迷的小桃。

“送给你!”

阮清歌嘴角一抽,道:“谢谢,跟我来吧。”

她弯身将小桃弄醒,后者警惕看去,将阮清歌拦在身后。

“无事。”

阮清歌轻声安慰,回去的路上小桃都没给铎铎吉好脸色。

马上就要到达驻扎之地,迎面走来沐诉之和白凝烨。

在瞧见铎铎吉的时候瞬间变了脸色,“清歌!”

阮清歌着实脑壳疼,“没事!没事!老朋友!”

沐诉之这才看清,原来是这混小子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铎铎吉呲牙一笑,“是我!兄弟!我怕你们有危险,就追来了。”

阮清歌低头一看,铎铎吉脚上的草鞋却是露出了脚趾,上面满是灰尘。

阮清歌叹息,这男人心还真是大,待回到帐篷中,阮清歌准备好暖茶,盯着铎铎吉看了半晌。

“现在部落如何了?”

容转码用时:0.0525秒,程序执行:0.0079秒,全部用时:0.0604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