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代言情 > 非我倾城:独宠太子妃 > 第982章  痛苦折磨2

第一卷 第982章  痛苦折磨2

作品:非我倾城:独宠太子妃 作者:漫步云端 分类:古代言情 字数:2263 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3:33

南宫璇攥着拳头,低声冷笑一声:“月千澜,你真狠,你是真的狠。”

吼完这句之后,她便认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。

她攥着拳头,开始剧烈砸门。

“来人,来人……本公主要见月千澜……我要见她……”

岂知,她喊了许多遍,外面都没人搭理她。

南宫璇原本一颗怒恨的心,此刻尽数化为灰烬。

见不到人,她的怒,她的恨,又能给谁看?

喊了许久,她也喊累了,嗓子哑的厉害。

她慢慢的依靠后房门,坐在了地上。

新一轮的疼痒,又继续袭来。

南宫璇心底涌起一阵绝望。

她不由在想,她干嘛要来招惹月千澜这个煞星?

这个女人,她根本不是人,她是魔鬼。

怪不得,前世她能那么对君墨渊,她本身就是一个冷心冷肺的女人。

若论心狠手辣,谁能和她比?

南宫璇到了这一刻,才清清楚楚的认知,与月千澜比,她败了,她败的彻底。

……

天色微微亮了,月千澜才缓缓的从睡梦中转醒。

她轻轻的掀开眼帘,一眼便撞进了君墨渊的眼里。

她微微一愣,扯着唇角尴尬的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怎么还没走啊?今日这么闲吗?”

她说着,便看向窗户那边,外边都已经艳阳高照了。

他很少这时候还留在屋里——

君墨渊淡淡笑着,眼底闪着璀璨星光。

他抬手,温柔的抚了抚她的发丝,低声道:“月千澜你不觉得,你该向我解释一下吗?”

月千澜眨了眨眼睛,认识他这么久以来,还是第一次听他连名带姓的喊自己的名字。

看来,她若是再不解释,他肯定要生气了。

月千澜抬手,将自己的小手塞入他宽大的掌心。

她讨好的,主动依偎在他怀里。

她抿着唇瓣,难得非常柔顺的问:“不说,行不行?”

君墨渊沉了脸色,他的手掌,握住她的肩头,一双眼眸,沉静的凝着她。

“不行……必须如实招来。”

月千澜深吸一口气,她抬起眸子,静静与他对视。

这件事,她要如何说起?

“阿墨,这段日子,你是不是每天夜里都做噩梦?”月千澜终是下了决定,这件事,还是下定决心,与他坦白。

君墨渊闻言,眸光微微一闪:“和我近日做噩梦有关?”

月千澜非常认真的点头:“是……所以,阿墨,我想问问你,你究竟做了什么梦,你能告诉我吗?”

君墨渊的眸光微微闪躲了一下,他松开了月千澜的肩膀,微微起了身。

月千澜眸底掠过一丝诧异,她觉得君墨渊这神情不太对劲。

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腕:“你怎么了?”

君墨渊神色带着踌躇,有些不自在的瞥了她一眼。

他要怎么和她说,他梦境的事情?

“那个,我梦见的东西,都是一些很奇怪的事情……”君墨渊摸了摸鼻子,呐呐的说了一句。

月千澜的心,咯吱一颤。

“奇怪的事情?比如呢……”

谁知,君墨渊刚刚开口要说什么,便听见玉珊的声音,焦急的从外面传来。

“太子,太子妃,南宫璇那边的情况好像不太好,她一直吵着叫着,要见太子妃……”

月千澜和君墨渊对视一眼。

君墨渊低声吩咐外面的玉珊:“好,本太子知道了……”

玉珊堙没了声息,没有再吱声。

屋内,月千澜抬头看向君墨渊,继续刚刚的话题。

“南宫璇亲口对我说,你近日做噩梦,是和她有关……”

“南宫璇搞的鬼?”君墨渊脸色一沉,反问了一句。

“南国公主,精通玄学术法,她好像对你施了什么咒……一种能让你记起前尘往事的术法……”月千澜凝着他的眉眼,试探性的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君墨渊眉头紧锁,一抹异样的暗光,流淌过他眼底。

他眸光闪烁了好几下,低声咳嗽了几下。

这几声咳嗽,似乎只为了要掩饰他心底的慌乱。

对,就是慌乱。

月千澜想不明白,君墨渊他怎么会感到慌乱?

难不成,他还真的想起了什么前尘往事不成?

月千澜的心底,猛然一紧。

若是他真的知道了前世的事情,他会不会怨她,前世居然那么对他?

那一世,因为她,他才丢了江山性命。

可以说,她是害死他的罪魁祸首。

两个人各怀心思,静静的沉默了一会。

彼此都不敢将心底的秘密,坦露给对方知道。

不是不信任对方,而是他们所经历的事情,实在是太匪夷所思。

最后,还是月千澜打破了沉默。

“我先去看看,南宫璇到底要说些什么吧,相信经过一夜的折磨,她肯定会知无不言了。我们先弄清楚他们的筹算才最要紧,可别忘了,楚卿和君冷颜还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看着呢。我们必须先发制人……绝不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机会。”

君墨渊微微点头,算是默认了月千澜的说法。

两个连忙起身,一番穿衣洗漱后,君墨渊去了书房,而月千澜则独自一人带着玉珊去了隔壁别院。

月千澜到的时候,南宫璇躺在床上,几乎是奄奄一息。

她浑身是血,一张绝色倾城的脸颊,也变得狰狞可怖起来。

月千澜进来的时候,她原本是微微眯着眼眸的,看见月千澜的一刹那,她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力气,猛然坐起身,她跌跌撞撞的便朝着月千澜扑去。

玉珊连忙上前,挡住了南宫璇。

她一身的血腥味,熏得玉珊微微蹙眉。

连忙让两个侍卫,将南宫璇绑起来,捆在床上。

月千澜并没有阻止,一直都在一旁冷漠的看着。

南宫璇奋力挣扎,可她身上已然没了什么力气,怎么会挣得过两个成年男子的力气呢?

她愤恨的瞪着眼,眼睁睁的被捆在了床上。

她依坐在床头,一张脸布满狰狞与恨意:“月千澜,你怎么如此恶毒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我可是南国一国公主……我堂堂公主,居然让你这么糟蹋?月千澜,你等着吧,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,今日你赐予我的侮辱。”

容转码用时:0.0495秒,程序执行:0.006秒,全部用时:0.0555秒